前幾天,朋友分享了一個街上的玉蘭花婆婆故事:

有一個看起來有些蒼老的玉蘭花婆婆,她的生意總是很好,

因為,有些人覺得她看起來挺可憐,

而以同情與施捨的心來跟他買,甚至留下千元大鈔,也不拿走一束花;

有些人是真的喜歡玉蘭花,

所以遇見了賣花的人,其實並沒有特別的理由,僅是想買朵自己喜歡的花;

有些人是因為感覺玉蘭花婆婆感覺客氣且慈祥,

因為那種親切的相遇氛圍而買了一束花。

離那位賣玉蘭花婆婆不遠處的路口,

還有另一個接近中年的男子,也同樣在賣著玉蘭花,

他穿著T桖與牛仔褲,相較於那位婆婆,在觀感上,顯然「正常」地許多。

但同樣賣著玉蘭花,他的生意始終不好,

或許,有些人覺得他看起來並不可憐,

於是在缺乏著同情與憐憫的心態下,缺少了那份購買的念頭;

有人覺得他缺少了一份笑容,總是愁眉苦臉的賣著玉蘭花,

這也讓他少了許多可能的常客。

他不斷地穿梭在每輛停紅燈的車窗前,

但卻也多僅看著隔著玻璃裡,那一面面冷冷的表情。

 

其實,兩個人恰巧都居住在朋友家的社區裡,

那是一個即將拆遷的眷村聚落。

 

老婆婆的家境並沒不好,僅是兒孫都大了,

剛好住的日式宿舍前院裡就長了玉蘭花樹,

閒著閒著,出門做生意,不過是一種打發時間的興趣。

老婆婆雖不富有,但卻也不窮,就是那種過著平凡安穩生活中的人家。

而那個中年男人,自小就成長在一個家境不算好的環境中,

他還有個天生就是智能障礙的弟弟。

在弟弟出生後,親友與鄰居的指指點點,

一家人總活在一個眾說云云的“被鬼附”﹑“祖先受到了咒詛”,

還有更多的因果輪迴說..的陰影裡。

在那段每個人都給了一堆建議的黑暗日子裡,

這個家庭,歷經過一段段的求神問卜﹑消災解厄的日子,

也跑遍了各地拜訪著不同人推薦的名醫,

這對於一個經濟狀況已不佳的家庭,更是消耗掉所有,

在本已近貧的景況下,就更真實地落入了貧窮的生活困境中。

在那樣的艱難下,他勉強讀完中學;

在這個讀大學已不是窄門的時代,

昔日的同學們紛紛進到了不同的大學,

而他,卻連這個理所當然的人生路程,都覺的是個不敢想像的奢侈,

他僅知道,

此時所迫切需要的,是一個可以讓一家都能維持基本生活的經濟需要,

也因為沒基本學歷與專長,他可以做的,也多是勞動的工作。

  

幾年後,就在工作的場所中,認識了一個來自東部山區的女孩,

那時,或許是相知相許,也或許是同病相憐,他們選擇在法院公證結婚,

那是一場沒有太多人祝福,十分平淡的新婚日子。

兩人一起在這個窮困的家庭裡度過了幾年日子,

那個東部女孩開始受不了窮苦的生活,

她想起之前隻身到了這城市的美夢,想起年輕的她還可以有更好的出路,

就在一個平常的日子裡,她毅然地離開他跟小孩。

面對著那個曾經相知相許的妻子離去,

那份依舊微薄的工資,

既要養著逐漸年邁的父母,照顧那個永遠都需要人陪伴的弟弟,

還要養活著自己那個仍在吸著奶嘴的小孩。

幾年前的那場經濟風暴,隨著那個建築公司的倒閉而失了業,

為了找尋新工作,他總在照顧家人與找工作之間疲於奔命著,

然而,不幸的事,總接二連三地在他的身上發生,

就在他即將詢問到一個新工作的下午,小孩因想著媽媽跑了出門,

就在家門前的路上發生了車禍,這個迅雷不及掩耳的噩耗宣告著..孩子走了..

就在哀泣時,年邁的爸爸突然中風..。

眼見著,一個個家人以不同的方式離開他;

看著倒下的父親與總留著淚怨著天的母親,

還有那個依舊沒有太多憂愁的弟弟…。

 

這一連串的厄運,

在他的腦海中,再度想起親朋好友曾經談論的因果說﹑罪惡報應說.. ,

三十幾年來,他也不斷地承受..累積著,

他告訴自己要更勇敢..更努力工作,打拼出一片天..,

他總以為,有天可以脫離那樣的窮苦日子;

他努力經營與保護著家庭,總告訴自己會在雨後會有天晴的時刻。

這次,他真的徹底崩潰了,他開始覺的他的生命,為何是那樣的永不翻身,

上天,為何那樣的不公不義…,

他完全失去了盼望…事實上,他根本沒有一個可以去盼望的著力點…。

(待續)

玉蘭花,那段在路口中的生命際遇(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爸父的孩子 的頭像
阿爸父的孩子

在那段生命旅程裡 看見...

阿爸父的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