瓦斯行老闆的送貨通知,打斷了這段故事,

他再度扛起瓦斯桶匆忙地離開。

路上,關於那個視障的女孩生命故事,

強烈地在他的心裡迴盪著,

他稀奇著這個世界..原本,他總以為他的苦難生命是那樣的稀有,

在他狹隘的生活世界中,他確實難以想像著,

同樣的生活,類似的生命際遇,居然在他與那看不見的女孩間,

會有著那樣多不同的經歷。

在匆忙告別前,那位男子告訴他,

她收養的那個孩子其實走上了歧途,不斷的金錢索求,

總讓她原本並不豐富的生活收入,開始變的供不應求。

那天無法支付的瓦斯費景況,正是孩子偷走了她養生的所有。

那一尊尊本是“保護”著她的佛像,

成為了她對外婆的懷念與唯一擁有的紀念,

只是,每每她觸摸著這些大小的神像,

心中總缺乏著昔日外婆說的「被祝福」的感動,

唯一有的,是在觸摸著這些“雕塑”的表情中,

追憶著外婆,想像著外婆曾說的那個“祝福”的想像。

在那天下午的送貨行程裡,

他開始在不同的店家與家庭裡,

在那短短的幾分鐘中,試著去閱讀著不同人的生活,不同的環境景況,

似乎,「送瓦斯」這樣的工作,

對於他來說,變的不再僅是一份工作,

甚至他更在其中找到了另類的生活樂趣。

每每在那短短的數分鐘中,不同的看見,總在許多的「平常」裡,

他開始“閱讀”著一小段一小段不同的生活故事。

 隨著週期性的送貨,在這些幾近是固定的對象中,

他逐漸熟悉了這些社區裡的人…

原來,那對老夫妻的家庭,勞動了一生供養著兩個女兒,

讓他們一路讀到了國外唸完博士,並早已遠嫁到了美國與德國,

夫妻倆清淡地攜手過著晚年的生活;

那家巷口麵店那個放學後總乖巧地幫著父母,

正在唸著小學五年級的男孩,總在店務與學業中拿著班上的種種第一;

那個他眼裡的「豪宅」家庭,丈夫終年經商於大陸忙著擴展事業,

而女主人總在悠閒的日子裡忙著揮霍著所有,

幾年來,越來越多關於遠地的丈夫日益增多的女友傳聞,

總在那豐富的財富中,匱乏著家庭的溫暖與歸屬;

路口上那個天天靠著為房屋公司舉著廣告牌的中年人,

原來,還曾是中部另一家房屋公司的高階主管,

在那波波大環境的經濟震盪下,不僅中年失業,

公司的倒閉,既拿不回積欠數月的薪水,更討不回畢生投資在公司的積蓄,

高階的資歷,屆退休的年紀,讓他空有才智,卻總無人聘用而得不著工作,

面對著生活的基本所需,

此時的他,僅是讓自己與別人忘著他的過去,

遊走在便利超商與各式零工的工作,換取一點微薄的生活供應;

住在那對老夫妻公寓樓上,那位看起來姿色平淡的張小姐,

突然嫁進了企業豪門…

那個天天都看見她在公園裡,教著社區婆婆媽媽跳著舞的馬太太,

突然發現了自己得了肺腺癌…

那一篇篇社區生活中的點滴,隨著叫貨與送貨的工作中,

就像連續劇般,變換著各式各樣的喜樂與悲戚,

一段時間下來,他與這些人的越來越熟悉,也越來越深入著看見,

人的來去..事的無常..看似不變中其實是那樣的萬變著。

雖然,越來越多人在生活中的悲歡被他閱讀著,

只是,無論有著怎樣的心得與看見,

他的命運當然也不會因此而有些怎樣的改變。

父親的中風並未好轉,母親依舊天天怨著天,弟弟依舊需要特別的陪伴與照顧,

他,依舊是個送瓦斯的工人,仍在日日的勞動中,

換取父親的醫療及家人日常的生活所需。

每次送瓦斯到那視障女孩樓上的男子家時,男子總會客氣地為他遞上杯水,

這些日常生活裡看見的心得,他也喜歡邊喝著水,邊跟他分享著,

男子總會隨著他的每段情節,微笑或皺著眉頭地聽著聽著。

他與男子之間,其實也像跟其它客戶般,

總會在扛著瓦斯進門,到站在門口等著跟客戶收款的短暫時間,

有著些簡單的近況問候,

只是,多數的時候,總需趕著下一趟的送貨行程,

他們之間的生活閒聊,自然常是短暫且片段。

這樣平淡且習以為常的日子,

他過著,他認識的人也依舊是用自己的方式過著,

但這樣平淡且不會有怎樣起伏的生活步調,

卻在一個他意料不到的日子裡有了巨大的改變!

(待續)

玉蘭花,那段在路口中的生命際遇(五)

http://lincm0417.pixnet.net/blog/post/50674065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爸父的孩子 的頭像
阿爸父的孩子

在那段生命旅程裡 看見...

阿爸父的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